响应式图像
分析家产

财产案件中分家析产与法定继承的区别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05-10 22:33
财产案件中分家析产与法定继承的区别
2018-03-07 10:13 马绍益    (点击:606)
 
 
【案情】
原告金某光、金某晓、金某芳、金某巧、金某湘
被告金某留、金某玉、金某红、金某翔、金某杰、金某东
被告金某留的父母金某、杨某夫妇(均已去世)生育四子两女:分别为长子金某林(已故),次子金某成(又名金某晓),三子金某安(已故),四子金某留、长女金某芳,次女金某湘。金某林与其妻子杨某某(均已故))生育长子金某光(本案原告)、女儿金某美、金某运、金某昆(已故),金某昆生育一女张某悦(金某美、金某运、张某悦均书面表示放弃权利,不参与诉讼),金某安在缅甸生育女儿金某巧(本案原告)。金某在1950年前后携三子金某安到缅甸生活,1959年在缅甸去世,杨某于1950年前后随长子金某林、次子金某成到昆明生活,1965年在昆明去世。金某林、金某成自1950年前后即定居昆明生活,金某芳于1949年12月出嫁到云南保山施甸县生活至今,金某湘于1953年到保山市龙陵县龙山小学教书生活至今。金某留幼年时随母亲到昆明跟大哥金某林、二哥金某成生活,中学毕业后随知青下乡到德宏州遮放农场支边,后于1978年前后回到腾冲。原告金某晓、金某芳、金某湘、被告金某留父母金某、杨某(原告金某光、金某巧祖父母)遗留有腾冲市腾越镇天成社区晋家园小区某号(原腾冲县四街麦子田某号)房地产,该房地产国有土地面积为776平方米、建筑面积为332.53平方米、木架结构房屋一院四幢十间。金某留回到腾冲后携家人在该房地产居住生活,1984年至1987年房地产清查时,该房产有大小十间房屋,住宅面积303.96平方米,产权人登记为金某留,产权共有人有金某林、金某成(又名金某晓)、金某安等人;土地使用权人登记为金某留,面积742.10平方米,产权共有人登记为金某林、金某成、金某安等人。2016年12月31日被告金某留、金某玉、金某红、金某翔、金某杰、金某东与腾冲市棚户区改造建设指挥部签订协议,双方所争议的腾冲市腾越镇天成社区晋家园小区某号(原腾冲县四街麦子田某号)房地产被政府征收,各类补偿款总额为5683519元(其中土地补偿金额为3942080元、房屋补偿款为468150元,合计4410230元)。根据《分割补充协议》,被告金某留分割得各类补偿款1003134元、金某红为975978元、金某翔940474元、金某玉962276元、金某杰912715元、金某东896442元(金某杰、金某东系金某红之子)该款项六被告已领取。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补偿款的分配问题,被告以各种理由推塞。为此,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分割该补偿款。
【审判】
腾冲市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了审理,合议庭评议后认为:原告金某光、金某晓、金某芳、金某巧、金某湘作为金某、杨某的后人,对祖遗的腾冲市腾越镇天成社区晋家园小区某号房地产享有合法继承权,金某、杨某虽然去世,但是其子女金某晓、金某芳、金某湘、金某安、金某林并未表示放弃继承,为此,五原告及被告金某留对该房地产均视为接受继承。继承开始后继承人对该宗房地产并未分割,该房地产处于共有状态,继承关系已经转化为共有关系,该案名为继承,实为析产,五原告对该房地产征收补偿款享有要求分配的权利。鉴于被告金某留从1978年至今就一直在腾冲市腾越镇晋家园小区号某房地产居住、对该房地产管护至今,而五原告多年来对该房地产未参与管护,在分割时应予金某留多分,对五原告酌情分配。故法院对五原告要求分割腾冲市腾越镇天成社区晋家园小区号某房地产征收补偿款的诉讼请求部分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六条第(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由被告金某留、金某玉、金某红、金某翔、金某杰、金某东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原告金某光、金某晓、金某芳、金某巧、金某湘腾冲市腾越镇天成社区晋家园小区123号补偿款各200000元。
判决下发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被告方已经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 
【评析】
本案经审理,合议庭评议时有二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立案庭立案案由定为法定继承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规定:继承自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权纠纷提起的诉讼期限为2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20年的,不得在提起诉讼。本案中金某于1959年去世,杨某于1965年去世,原告于2017年提起诉讼,早已经超过20年诉讼时效,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之规定,应当裁定驳回原告起诉。
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我国《继承法》的规定,继承开始后,当事人没有明确表示放弃继承的,视为接受继承。本案中原告金某晓、金某芳、金某湘、被告金某留之父母、金某巧、金某光之祖父母金某、杨某虽然分别于1959年、1965年去世,但是其子女金某晓、金某芳、金某湘、金某安、金某林并未表示放弃继承,为此,五原告及被告金某留对该房地产均视为接受继承。继承开始后继承人对该宗房地产并未分割,该房地产处于共有状态。根据我国《物权法》的规定,共有人可以随时要求分割,为此,本案五原告要求分割腾冲市腾越镇天成社区晋家园小区号某房地产征收补偿款的诉讼请求,并未超过诉讼时效。本案案由定为“法定继承纠纷”并不准确,理应定为“分家析产纠纷”,原告的诉讼请求应该得到支持。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现对相关法律问题探讨如下:
(一)法定继承的定义及特征
法定继承是指被继承人没有对其遗产处理的情况下,由法律直接规定的继承人的范围、继承顺序、遗产分配的原则进行继承的一种继承方式。法定继承又称为无遗嘱继承,是相对于遗嘱继承而言的一种继承方式。法定继承具有以下特征:
1、法定继承是遗嘱继承的补充。继承开始后,首先适用遗嘱继承,只有在无遗嘱或者遗嘱无效的情况下才适用法定继承。因此遗嘱继承的效率优于法定继承,法定继承只是对遗嘱继承的补充。
2、法定继承是对遗嘱继承的限制。各个国家的法律虽然都承认遗嘱继承优先,但也对遗嘱继承进行了限制。如许多国家的法律都规定了法定继承人的特留份额。《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九条规定“遗嘱应当对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因此尽管遗嘱继承限定了法定继承的适用范围,但同时亦对遗嘱继承进行了限制。
3、法定继承中的继承人是法律基于继承人与被继承人之间的亲属关系规定的。法定继承具有与身份关系为基础的特点,同时其继承人、继承顺序、遗产分配原则是强制性的。
4、法定继承的产生及终结具有法律规定的强制性。即法定继承在没有遗嘱继承的情况下产生,其开始的时间为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终止的条件为被继承人明确表示放弃继承,在继承人未表示放弃之前,继承关系是延续的。
(二)析产的法律定义及特征
1、析产是指家庭成员之间因生产及生活上需要,而要求分割他们共同共有的财产的法律行为。
2、其特征为:(1)有财产存在;(2)财产属于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3)财产并未分割;(4)财产具有可分割性。
(三)法定继承与析产的区别与联系
1、法定继承的财产原则只能是被继承人的个人财产,分家析产所分割的财产是家庭共有财产或者其他共同财产。
2、继承只能在被继承人死亡后进行,而析产可以在继承人死亡后进行,也可以在被继承人活着的时候进行。
(四)关于本案的处理
笔者认为,本案案由应为分家析产而非法定继承,并不适用我国《继承法》第八条关于继承诉讼时效的规定,应当按照分家析产案件处理,理由如下:根据我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做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本案中原告金某晓、金某芳、金某湘、被告金某留之父母,金某巧、金某光之祖父母金某、杨某虽然分别1959年、1965年去世,但是其子女金某晓、金某芳、金某湘、金某安、金某林并未表示放弃继承,为此,五原告及被告金某留对该房地产均视为接受继承。继承开始后继承人对该宗房地产并未分割,该房地产处于共有状态,继承关系已经转化为共有关系。我国《物权法》规定“共有人约定不得分割共有的动产或不动产,以维持共有关系的,应当按照约定,但共有人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的,可以请求分割;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我国《民法总则》规定:“下列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四、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的其他请求权”。为此,该遗产尚未分割,尚处于共有状态,在共有关系存续期间,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   

上一篇:起诉怎么确定分家析产案由       下一篇:分家析产纠纷办案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