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应式图像
无效与解除

施工合同无效下,工程款如何结算?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05-28 17:22

01

施工合同无效

承包人可请求参照原合同结算条件进行结算。

(一)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发文字号】法释[2004]14 号第二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二)司法解释的背景和原理:见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就《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答记者问:

(三)部分高院的指导意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发文字号】京高法发[2012]245 号【生效日期】2012 年 8 月 6 日 第7条:当事人在诉讼前已就工程价款的结算达成协议,一方要求重新结算的,如何处理? 当事人在诉讼前已就工程价款的结算达成协议,一方在诉讼中要求重新结算的,不予支持,但结算协议被法院或仲裁机构认定为无效或撤销的除外。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当事人一方以施工合同无效为由要求确认结算协议无效的,不予支持。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9 年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节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的若干问题》 4.无效合同的价款结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或者能够举证证明合同约定的价款低于施工成本并请求按实结算的,应予支持。

02

施工合同无效造成的损失如何承担?

(一)工程不合格的维修责任由施工单位承担。

(二)因施工合同无效而导致的其他损失,如“拆除工程费、政府指令停建费、材料损失费”等损失。依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根据双方的过错和过错大小各自承担赔偿责任。

03

施工合同无效,“违约金”条款是否无效?

实践中一般都认定为无效,法院不支持违约金。

见(来自:中铁北京工程局集团有限公司、迅通(西安)仓储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8)最高法民终96号)裁判书截图:

04

施工合同无效,承包方主张“逾期利息”

法院是否支持?

实践中法院一般都支持“逾期利息”。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发文字号】法释[2004]14 号:

第十七条 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

第十八条 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

(一) 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

(二) 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

(三) 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

案例:见(来自:日照昊海世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2017)最高法民申1578号)裁定书截图:

05

施工合同无效,法院是否支持一方的

“预期利益”赔偿请求?

法理: 一般认为合同无效承担的赔偿责任是缔约过失责任,缔约过失责任赔偿的范围仅限于信赖利益(直接和间接损失),不包含“预期利益”。

案例: 见(浙江东阳建筑实业工程有限公司与西安市康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4)民一终字第108号)截图:

06

建设工程合同无效,因甲方原因造成的停工损失,甲方仍须承担赔偿责任

(一)法律依据:《合同法》

第五十八条 【合同无效或被撤销的法律后果】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二百八十三条 【发包人违约责任】发包人未按照约定的时间和要求提供原材料、设备、场地、资金、技术资料的,承包人可以顺延工程日期,并有权要求赔偿停工、窝工等损失。

第二百八十四条【发包人原因致工程停建、缓建的责任】因发包人的原因致使工程中途停建、缓建的,发包人应当采取措施弥补或者减少损失,赔偿承包人因此造成的停工、窝工、倒运、机械设备调迁、材料和构件积压等损失和实际费用。

第二百八十五条【发包人的原因致勘察、设计、返工、停工或修改设计的责任】因发包人变更计划,提供的资料不准确,或者未按照期限提供必需的勘察、设计工作条件而造成勘察、设计的返工、停工或者修改设计,发包人应当按照勘察人、设计人实际消耗的工作量增付费用

(二)案例:吉林市华泰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陈兆伟与吉林市华泰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陈兆伟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诉民事判决书(2015)民抗字第36号

1、案情: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实际施工人陈兆伟借用城乡公司资质与组兴公司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合同无效的前提下,原判决(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吉民一终字第82号民事判决)判令华泰公司对组兴公司给付陈兆伟停工损失338393元及利息承担连带责任,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最高院经再审,维持原判决。认定施工合同虽然无效,但甲方仍需赔偿因甲方自身原因给施工方造成的停工损失。

2、最高院再审经过:见(2015)民抗字第36号判决书截图:

3、最高院维持原判决。见(2015)民抗字第36号判决书截图

上一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以房抵工程款协议是否亦应无效?       下一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情形下结算协议的效力认定